热购彩票_热购彩票app_热购彩票手机版

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造反可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

 李鱼道:“莫怕,那两人很可能是我一双好友,他们在哪里,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这才放了些心,讷讷地道:“齐王兵马进城后,就说要征粮征兵,结果却连大姑娘小媳妇儿都抓,也不知道这是征的什么兵。然后斜对面酒馆里就跑出两兄弟来,他们长得非常像,一看就是亲兄弟。
 
    那对亲兄弟就跟齐王的官兵打了起来,齐王的人多,那两兄弟打着打着就把袍子脱了,然后马上身上闪闪发光,老朽只看了几眼,眼都要晃瞎了……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李鱼如何还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人,急忙问道:“那两兄弟人呢,他们去哪了?”
 
    掌柜的谈兴正浓,一下被打断,不禁一怔,这才道:“海州官兵进了城,把齐王官兵赶出城去的时候。那对兄弟也曾在小老儿这里买炊饼,听他二人讲,此次出来游学天下,难得碰上这么有趣的事情,万万不可错过。他二人打算潜入齐州城,说要犁什么穴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两个混小子!”
 
    李鱼马上明白了,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又出来“游学天下”了,这一次他们到了齐鲁地区,恰适齐王造反,这对夯货非常开心,所以主动跑去漩涡的中心:齐州城里去探险了。
 
    还梨什么庭,扫什么穴,弄不好这对胆大包天的小子就得陷在齐州城里。
 
    “不行,我得追上去,务必得阻止他们!”
 
    这对兄弟武功虽高,但一旦身陷敌营,个人武勇可实在算不上什么。李鱼和他们交情颇为深厚,岂能坐视他们自蹈死地?至于赶往德州集结,坐立军功,与救下这对好友相比,那就根本不用考虑了。
 
    李鱼立即上马,策马扬鞭,向北城外狂飙而去。
 
 第525章 杀不杀?
 
    秋天,收获的季节。
 
    这里是一片黍米地,沉甸甸的谷穗压弯了枝头,看起来会有一个好收成。
 
    但田间并没有喜悦收割的百姓,原来金浪一般的黍米地,也似鬼剃头一般,出现了几片坑洼区域。
 
    那是马匹和人在里边厮打搏斗造成的后果。
 
    几骑快马疾驰而来,勒停在堤上。
 
    一身男儿青色骑装的杨千叶勒马四顾,目光落在了黍米地中几具倒卧的尸体身上。
 
    旷三儿已然下了马,快步走过去,很快,他就从黍米地里趟了出来,向杨千叶摇摇头:“没有活口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旷三儿道:“从腰牌看,三个是齐州兵,一个是海州兵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眉头一轩,欣然道:“齐州兵出现在临清附近了?齐王终于静极思动了?这是要沿着运河打下去么?”
 
    这时策马到前方拉开警戒的旷大突地一声大喝:“站住!”
 
    众人闻声看去,就见黍米地中一个农夫模样的人跑得飞快,而旷大已提马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金黄色的谷浪起伏下,以澄碧的天宇为背景,一骑快马,像捕猎的苍鹰,前边那只兔子固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又怎么可能逃得掉,很快,他就被那雄骏的战马载到了田头地埂上,卟嗵一声扔在了杨千叶的面前。
 
    墨白焰下了马,向那惊得脸色苍白的农夫微微一笑:“不要怕,我们是返乡的商人,眼见出了战乱,放心不下,向你打听一下情况。”说着,几枚大钱已经丢到那农夫的面前。
 
    很快,杨千叶就获得了李绩的先头部队已抵达临清,正向德州集结的消息。而令她失望的是,齐王……依旧没有调兵出城的打算,他的人出现在这一地区,只是为了征兵。
 
    你要造反,而且付诸行动了,你登基做了皇帝,然后把大门一关……
 
    你以为朝廷会无动于衷,不派兵来么?
 
    杨千叶根本不能理解齐王的想法,如果不是亲眼得见,她一定认为这是旁人在瞎编,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短视的人?而且还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!但事实就摆在她的面前……
 
    “殿下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看着那农夫提着镰刀远远逃开,对杨千叶道:“好在我们来得及时。眼下,只有朝廷的先头部队抵达德州,只要我们先一步进入齐州城,并能得到齐王的信任,那么,大事仍有可为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!以齐王的名义起兵,令我们在各地的人响应,制造声势,再以宝库招兵买马,很快就能兵强马壮!”
 
    杨千叶振作起来:“我们绕过德州,直奔齐州!”
 
    众人答应一声,在附近找到一条小河,饮了马,喂了豆饼,人也简单地吃了点东西,便重新紧了鞍鞯,上马循路而行。
 
    远远的,两片黍米地交界处,一骑快马飞驰而过。
 
    马上人身形前俯,随鞍打浪,显得骑术十分精湛。由于相距太远,由此看去,那人似乎就是贴着黍米地飞驰,几乎看不清轮廓。
 
    杨千叶打眼一看,心中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军驿快马,却未想到,前头飞驰而过的正是从临清城里出来的李鱼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此时齐州城内还未得到李绩先头部队将至德州的消息。因为派出去拉壮丁的人马还未逃回来。
 
    他都造了反了,而且面对着帝国如此一个庞然大悟,平素里居然连探马都不派……,这等毫无常识的错误表现,便是一个稍受教育的现代人都不会犯,如果不是齐王造反就是这等奇葩的表现,写出来都没人信。
 
    但是,他就这么干了,于是坏消息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。
 
    青、淄等州原本是受齐王节制的,在朝廷尚未做出反应之前,一些大州刺史就已传下令去,宣布不再受齐王节制,对于他征兵征粮的行为当然也不可能予以配合。
 
    不过,他们也没有主动出兵去讨伐齐王,只是划清了界限,严阵以待,如果齐王挥军来攻,那便兵戎相见。不过,齐王这么宅,最后大家当然是没有伤了和气。
 
    一些小州小县,不敢旗帜鲜明地跟齐王划清界限,但也没有蠢到对齐王造反的命令也执行无误,阳奉阴违、拖拖拉拉,那是必然之事。而皇帝震怒,派军神李绩率军前来讨伐的消息,通过朝廷的政务系统下达到各州县后,这些小州小县的正印官也有了胆气,他们不但不执行齐王的命令,而且对齐王派来搜刮粮食、强征壮丁的行径进行了坚决反击。
 
    所以,一批批人无功而返,齐王闻讯很是气恼。
 
    一州之地尚且扫不平,如何称帝于天下乎?
 
    齐王很愤怒,愤怒完了就去找拓东王拓西王喝酒去了。
 
    这熊孩子……
 
    纥干承基看在眼里,哭笑不得。心里把苏有道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,造反可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事,危险的很,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可齐王这熊色……
 
    齐王死到临头,犹不自知,但是其麾下军士,反而有很多明白人。他们很清楚,齐王谋反,根本不可能成功,他们没有能力左右时局,也没有胆量拒抗军令,一想到不久的未来就大祸临头,便开始了最后的疯狂。
 
    一开始他们还只是敛财,现在开始发展到了强抢民女,齐州城内一片萧条,怨声载道,只是齐王府里的大齐皇帝陛下对此全然没有耳闻。
 
    齐州兵曹杜行敏见此乱象不禁忧心忡忡。
 
    朝廷有六部,吏户礼兵刑工,地方则有六曹,佐治地方。杜行敏就是齐州兵曹,负责征募兵士、管理军械以及邮译等事务,以及坊市间的日常治安工作,与现代的武装部部长功能相仿。
 
    刚刚走在街上,才处理了几个强拉民女要进巷子的兵痞,杜行敏甚是忧愤,恰遇一同僚,同样的一脸苦色,两人站住,摒退左右,渐渐踱进窄巷,在中间位置站定,这才聊起了体己话儿。
 
    两人了一下,向杜行敏拱了拱手,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去。
 
    右侧墙后,李鱼倚在那里,不禁听得入神。他潜进城来,本想打探一下李氏兄弟的下落,却不想竟听到这样一番话。齐王麾下军心若此,这仗还怎么打?
 
    李鱼在右墙内想着,杜兵曹也叹了口气,咒骂一声,举步往巷外走。刚刚走出两步,左侧墙边翩然飘入两人,一前一后,将他拦住。前边一人,右手持剑,左手捏个剑诀,向杜兵曹很烧包地喝道:“反王李佑何在,快带本大侠去擒他。不然……不然……老二,不然怎么样?”
 
    后边那人叫道:“不然就宰了他!”
 
    前边那人瞪眼道:“蠢货!要是宰了他,谁带我们去找齐王?”
 
    后边那人道:“笨蛋!难道我们不会另找一个带路的?”
 
    这时巷口等候的两个兵丁已然看到了巷中情形,立即举枪冲了进来,老远就大喊:“干什么的,想造反不成?”
 
    前头那人一回头,看到两个兵丁闯来,不由惊道:“糟了,被人发现了,我们是先杀了他呢,还是马上去找另外带路的人!”
 
    “不杀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咱们走!”
 
    “……那他把咱们的行踪说出去咋办?”
 
    前边那人双腿一弯,都要上墙了,被这大喘气的一句话憋了一个趔趄:“靠!那就杀!”
 
    李鱼在另一侧墙后听到这样颠三倒四一番对话,不由大喜,急忙跃上墙头,叫道:“我找你们找得好……”
 
    后头那人大惊失色:“有埋伏!”
 
    猛然跳将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是一剑向李鱼当头劈来!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