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购彩票_热购彩票app_热购彩票手机版

本来已经是毫不相干了这也能让他上了我的

  “噫?”
 
    杨千叶双手抓着船舷,目光向船外一瞟,忽地看到侧前方一个缓慢旋转着的漩涡中有一个人,正随着那漩涡缓缓地自转。
 
    那漩涡不小,一些因为洪水冲下来的枯枝败叶,围绕着那漩涡形成了一个环,环的中央就是一个人,笔直地竖地那里,肩头以上浮在水面上,也不挣扎,被漩涡推动着缓慢地自转。
 
    杨千叶先是以为是旷雀儿,定晴再一看,那人虽然面皮子发青,双眼紧闭,头发也凌乱地垂耷在额头,形容与平素不甚相同,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那是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?
 
    他怎么落水了?
 
    眼看李鱼脸色灰白,毫无生气,浮在水中丝毫不见挣扎,杨千叶不由一惊:难不成他淹死了?”
 
    杨千叶急忙放开一手,回身去抄绑在身上的缆绳。
 
    “姑娘,你做什么?”
 
    墨白焰正蹲着马步,抓着船舷企稳,一见杨千叶动作,急忙高呼。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李鱼落水了,我去捞他上来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扭头向河面上一看,大声道:“太危险了,他是咱们对头,姑娘何必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总不好见死不救,帮我抓着缆绳。”说完,她就纵身一跃,跳上了船舷,这时那船又是猛地一沉一起,杨千叶借着船体上扬的力道,双腿奋力一跃,远远地跳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时那船顺流之下,恰与漩涡中的李鱼平行,杨千叶稳准地向那漩涡中心落去。
 
    旷大旷二不顾危险,急忙去抄那条缆绳,心中只想:“雀儿若不喜欢他,无亲无故的,岂会犯险救他。”这可是殿下刚刚说过的话,难不成……殿下喜欢水中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?
 
 第521章 幸运甲板
 
    杨千叶提气纵身,手持缆绳,自船头一跃而下,飘落水面,足尖疾点,“啪啪啪”浪花飞溅中居然又跑出十多米去,这才气势一尽,向下沉去,但这时她已纵入那个大大的漩涡中去。
 
    船头上,众人紧张地看着,墨白焰很想抱怨几句,就算你要救人,一声吩咐下去,自有人舍生忘死,何必亲身涉险?但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抓起一条绳索,紧张地观注着,一旦杨千叶有险,便要纵身跳下船去。
 
    杨千叶身陷入水中,再哗地一声钻出水面,马上踩水向李鱼探近。
 
    这时,杨千叶才意识到,李鱼既然有本事不沉下水去,何以不游向岸边。那漩涡自船上看去,既缓慢又庞大,但一旦身涉其中,却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,搅拌着水流缓缓行转。
 
    试想,黄河水滚滚东去,居然在此处形成一个自转的大漩涡,其下的力量该有多大?绝不似船上看去时,显得那么微弱。
 
    好在杨千叶此时是顺着漩涡的力道往里游,反而事半功倍。杨千叶绕着李鱼转了一圈半,已经接近了他,杨千叶大呼道:“抓住我的手!”
 
    李鱼直挺挺地竖在水中,双目紧闭,脸色煞白,不言亦不动。
 
    杨千叶心中一急,急急向前又一涌,伸手一把抓住李鱼肩头,这时才感觉到他整个人似乎都僵硬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急促地呼吸着,将缆绳绕着李鱼缠了几圈,和自己绑在一起。墨白焰在船头看得分明,马上大叫道:“快!拉缆绳!”
 
    这时那船并未停下,在杨千叶缠紧李鱼的当口,船已顺流而下,众人已人前望变成了后望。墨白焰一声令下,旷老大等人立即飞快地拉动缆绳,将杨千叶和李鱼拽出了漩涡。
 
    “嗵!”
 
    杨千叶和李鱼倒在甲板上,杨千叶这时才感觉就只刚才一番挣扎,竟已耗尽了她的力量,此时瘫在甲板上,几乎一动也不想动。
 
    李鱼仍旧直挺挺的,一动也不动。
 
    墨白焰伸手去扶杨千叶,根本不理李鱼死活,反是杨千叶喘息地道:“看看他,怎样了?”
 
    旷老大一探李鱼的鼻息,叫道:“应该是冻呛的晕过去了,还有呼吸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松了口气,由墨白焰搀扶着乏力地站起。她是公主之身,金枝玉叶,平素里没有男人近身,也只有墨白焰这样的内侍才能搀扶她。
 
    “把他扶进船舱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吩咐一声,旷大旷二几个人便七手八脚地把李鱼抬进了船舱。
 
    “姑娘,叫他们救治吧。姑娘快去换身衣服,免得着凉。”墨白焰急急说着,因为这船上还是有些商贾和旅客的,虽然他们此时未在近前,墨白焰仍旧小心,只以姑娘相称,并不称殿下。
 
    杨千叶不想表现的太过在乎李鱼,便点点头,由墨白焰扶着去了。
 
    等杨千叶冲洗一番,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,就见旷大等人正围着李鱼,李鱼已被扒去衣袍,旷老三与他体形相仿,便把自己的衣袍给他换了一身。
 
    杨千叶故作淡定,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旷老大道:“他是呛了水,又因水中过于寒冷,待得太久,失温冻晕过去了,若再耽搁一阵儿,难免就要送了性命。幸亏救的及时,眼下虽还未醒,却无性命之碍。”
 
    旷二道:“我等见他直立于水中,竟尔不沉,着实觉得奇怪。还以为他有神明护佑呢,谁知道……”
 
    旷二从旁边拿起一套内衣,那内衣居然硬梆梆的支起了衣服架子。旷二道:“姑娘请看,此人袍中居然内衬软木,他乘船而行,便做了这么一件东西,倒真是惜命的很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想起李鱼在利州时的神算本领,虽说他后来一再否认自己会算命,但杨千叶哪肯相信他,在杨千叶眼中,这厮就是一屁俩谎儿的家伙。
 
    此时一瞧此物,心中一动,便摇摇头道:“未必是惜命,此人,很有一些占卜吉凶的本领,恐怕他是预见到此行有危险了。”
 
    旷老三道:“不会吧,那他为何不改走陆路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命中该有的一劫,避过去了,就会有更大的劫难发生。只能想办法化大为小,以此化解,逃避……却是不行的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杨千叶心中又是一动,想起了黄河大堤上那位神秘的仙人对她所说的话。
 
    缘在对岸?
 
    对岸……对岸当时上千号人,但杨千叶想到能做自己良人的,就只有一个他,根本不曾有过第二个设想。
 
    真的是他?
 
    如果这是我的命,我是不是也避不过?
 
    他当了将军,我坐我的船,本来已经是毫不相干了,这也能让他上了我的船,这……
 
    一想到不可抗的天命机缘,杨千叶不禁心乱如麻。
 
    这时李鱼呻吟一声,身子一动,嘴角又汩汩地流出一些清水。
 
    杨千叶心中一慌,急忙转身就走,吩咐道:“且莫说出我来,就说是你们救了他!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睁开眼,视线中一片模糊。模糊中似乎有一道熟悉的倩影,是谁?怎么像她?
 
    李鱼眨眨眼,想再看清晰些,那倩影却不见了,面前出现了一件白色的内袍,旷老三笑嘻嘻地道:“将军真有远见,乘船远行,居然就做了这么一件袍子,看来一定身家颇丰,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嘛。”
 
    幻觉!
 
    刚刚一定是幻觉!
 
    起死还生之际,幻觉中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妻妾,不是自己的孩子,而是……
 
    李鱼觉得很内疚。
 
    他定神看了看咧着嘴,有些嘲讽意味的旷老三,虚弱地道:“多谢……救命之恩。咳咳!在下只是掐指一算,此行当有水上一劫,故而预做了些准备。”
 
    李鱼只是一句遮羞的话,旷老三听了却是大感敬畏。
要的一段,前边就平缓多了
 
    但是船到了下一个码头时,却依旧没有碰到兵船,倒是当地坊正里长们组织的打捞队伍正准备溯流上下,寻找李总管的遗骸,一见他还活着,那些乡贤十分欢喜,忙上船来,把情形对他说了一遍。
 
    李鱼本来对队伍不顾他死活有些不满,听他们一说,也就理解了。
 
    在这样的情况下,像他这样大难不死的人,当真是绝无仅有,兵船停下来等他,也确实没有必要。因为他是死是活,确实是听天命了,想尽人力都没办法。
 
    兵船既没必要停下,又负有重要使命,当然就得一路下去了。如今他既不死,当地乡坊小吏就放了心,但要说派人去通报军方,实也大可不必。因为那商船就是去洛阳的,和李鱼同一目的地,他乘此船过去,比当时乡坊再派人去还要快的多。
 
    船在码头小作停留,便继续东向了。李鱼既在船上,杨千叶和墨白焰这两位便躲在舱中再不出来,李鱼根本不知道自己住处就与杨千叶只一壁之隔。
 
    船在码头小做停留,其实主要目的是为了查找旷雀儿的下落。因为这里距洛阳已近,本不需要在此做什么补给,可是旷雀儿却音讯全无,他们又没能力驱动当地乡坊出人帮着搜寻打捞,只得黯然上路,只是默默祈祷,希望在旷雀儿身上也能产生奇迹。
 
    奇迹,有时候真的会发生。
 
    一艘货船渡过最可怕的鬼门关,所有的人都送了口气。原本躲在船舱里默默祈祷的人,都欢欣鼓舞地涌上甲板,这时候,有人发现波滔起伏中,似乎有个人,正随着浪头,一起一伏的游向岸边。
 
    那发现的人马上指给其他人看,但是船已顺流直下,河上浪头起伏,其他人再想看时,已经看不到了,便只当是那人眼花。其实就算证明不是那人眼花,他们也做不了什么。
 
    在这里,他们只能把命运交给这既给了他们财富,又给了他们无尽危险的大河,什么都做不了。

相关阅读